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寫給牧師們:你心中的財寶是否已經改變?

主日禮拜之後他問我是否可以和我談談。我原本想,他應該是要和我說他被我的講道打動,想讓我幫助他如何在每天生活中具體適用這些真理。但實際上他和我說的是,我的講道是多麼遭(他用的詞是“令人痛苦的”)。他還告訴我,他也為那些有同樣感受的人在和我說。我受傷了,當然,我如一周前那樣繼續去預備道。

下個周日,當我上去講道並看著聽眾時,每位會眾的頭都一樣大,除了那個傢伙!他的頭看起來是巨大的,眼睛像是“蒙娜•麗莎”的眼睛從每個角度盯著我。在不知不覺當中,我的內心的動機有了一個微妙的轉變。當然,我想要忠實于文本,清晰地解釋福音,但我還想要點別的。我決心得勝這個男人。我決心,他會到我面前對我說,“保羅,我錯了;你真的是個很棒的講道人。”我把他放在心中來預備道、傳達道。

事工中“自我的國度”的侵入實際上是“財寶轉變”的問題。我被呼召,我所說所做的一切,需要被以基督為中心、以恩典為驅動的屬天的財寶支配。但現在我的事工開始被一種屬地的財寶塑造。支配我心靈的財寶的轉變雖然微妙,但已經形成了,因此它也就塑造了我的言語和行為。有些事情超出其真實的重要性開始掌控我的想法和我心靈的渴望,塑造了我做事工的方式。


來自: http://chinese.christianpost.com/
收藏 分享
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希伯來書5:14

讓我提出5點可能的“財寶轉變”,這是在每位牧師心中很容易發生的。

1. 身份:從在基督裡的身份到了在事工中的身份

在牧養事工中,非常容易受到的試探是,你想要在水準層面上尋找基督已經給你的東西。一位牧師可能會得身份失憶症。我開始需要我的價值、內在的幸福感、意義和目的,而這些由會眾和教會中運行的項目來確認。我沒有安息在基督裡的身份以得到做事工的盼望和勇氣,我的事工被一系列暫時、水準的價值認可塑造和束縛住。這奪走了我在事工中的大膽,讓我太關注我事工圈子內的人如何回應我。

2. 成熟:我屬靈上的幸福不是被神的話語定義,而是被我的事工

《聖經》讀寫能力和基督徒的成熟並不一樣。說教的精確度和虔誠不同。神學上的機敏和實踐中的聖潔非常不一樣。成功的領導力和一顆為基督的心靈也不一樣。影響力的成長絕不能和在恩典中的成長混淆。作為一位牧師,很容易受到的試探是,評價我的成熟度的方式被改變。我的心靈不再很深需要恩典的持續運行,我開始因為自己在事工中的經驗和成功,而把自己看得比實際更成熟。由於這種感覺的來臨,我不再聽從於自己的講道;我講道時不再帶著一顆可愛、溫柔和謙卑的心;我不再尋求作為基督的身體的事工。這讓我預備道時變得不那麼虔誠,我對其他人的看法也變得更加審判性。
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希伯來書5:14

TOP

3. 名譽:事工塑造的根據從尋求基督的榮耀的熱心變成了我自己對人的稱讚的渴求

我的事工應該為了基督的榮耀運作,他的名要被更多更多的人知曉,同時,我們都要知道在實踐中如何順服於他的統治。相反,我的事工會為了我自己的名譽。我的心開始被這些東西抓住:想要被人尊敬的欲望、被需要的聲音、在人群中顯眼的誘惑、作為負責人的榮耀、一貫正確的能力。這些讓我很難承認我錯了、去順服於其他人的建議、去降服於掌控,我不得不每天都“贏”來證明自己是對的。這讓我很難接受責備或分享榮譽,我對於事工作為基督身體合作運行的過程感到不怎麼興奮。

4. 重要性:沒有依賴於耶穌彌賽亞的本質存在,開始把自己看得對神的工作過於重要

我曾把自己視為神的國度工具箱中很多工具中的一個,但現在我開始把自己看得過於中心、過於重要,對於神在我本地教會的工作。我沒有依賴於彌賽亞的人格和工作,而是把神的百姓個人和集體成長的重擔放在自己肩上。這導致我貶低了其他人的恩賜和使役的重要性,給自己分派超過自身能力的過多工作。我可能在不知不覺中,開始成為彌撒亞,而不再認為自己是他信實和大能雙手中的一個工具。

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希伯來書5:14

TOP

5. 自信:做事工不再出於一種謙卑的自信(來自於讓人改變的恩典),而是一種過度自信(來自於自我的經驗和恩賜)

事工的長久和成功是一件好事;但它對於一位牧師的心也可能是一件危險的事情。我們都會變得對自己過於自信。從一種由救贖、饒恕、改變、交付的恩典的大能而來的謙卑的自信,開始依賴於我們自己的知識、能力、恩賜和經驗。因為這個,我們的哀慟變得不夠,禱告不夠,預備道不夠,認罪告白不夠,聽取別人不夠。我開始分派給自己我不具備的能力,做事工時沒有去依靠基督的恩典,也不尋求別人的幫助。

在上面所說關於事工塑造的每個領域中,我們被試探,秘密地轉變了我們的財寶。從盼望不間斷的救主耶穌的恩典變成了盼望屬地的財寶,而那些從本質上來講都是暫時的,沒有能力給我們我們尋求的東西。這些轉變可能導致很多我們熟悉的制度上的問題和事工的崩潰。這些轉變可能讓我們事工變成了重擔,而不像它實際上應該成為的那樣喜樂。

當一位牧師看不到在基督裡已經給我的榮耀時,這種財寶的轉變變得更加有誘惑力和強大。當我陷入這種試探時,我開始覺得自己很貧乏,還去找不到富足的地方尋找富足。但我不需要羞恥地逃跑或者向恐慌讓路,因為十字架的恩典也已經遮蓋了這種掙扎,它今天會再次工作來把我從自我的世界中拯救出來。

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希伯來書5:14

TOP

返回列表